广夏茂陵

兰夜·七笺寄思

.@顾西追 七夕活动
闻鹊收声,萤星舞绕,对月,一人静坐。

一笺 星夜落雨初相识,一人误踏青草地
盖聂记得,那日为农历七月八,师父外出归来,身后跟着一个与他岁数相差无几的少年,着一身质地较好的黑衣,额头一条黑色发带。虽为少年,发丝间又有几缕白色,盖聂细细观察了一阵,不知何时才感觉到那少年人同样印刻在他身上的目光。
鬼谷子招盖聂过来,不徐不疾地对他道:“聂儿,这是你师弟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顺手拍了一下那少年的肩膀“小庄,这是你师哥,盖聂。”
似是隐约叹了口气:“从今往后,你们既是师兄弟,又会是彼此一生的对手。”
盖聂将目光转向少年,视线相撞后,他从那少年眼中看到了不屑与不易察觉的嘲讽。他觉得少年很有趣,盖聂几年来波澜不惊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师哥?”少年嘴角上扬。
“小庄。”盖聂点了一下头,回他道,眼神却不知该看向何处。倏地,想起昨夜他在崖边静坐,看见山下热闹非凡,这才记起是七夕之夜,末了,似是给自己一件礼物般,他破天荒朝着传说中牛郎星的方向许了个愿……

二笺 鲜衣怒马少年时,共月小酌心悸动
几年后的一日深夜,上弦月时隐时现,云梦山被包裹于云雾缭绕之中,明天,便是出师前的最后一战。
他看着小庄猛的灌了一口热酒,酒滴顺着嘴角流下,流过小庄上下滚动的喉结,雾渐散,月色浓,没有了浓云的笼罩,盖聂便可将他看得更清晰,甚至于小庄脸颊上被用力抹去而未抹尽的泪痕。
几年相处,虽然盖聂常赢过卫庄,但却从未因此而开心,相反,他更喜欢看见小庄赢过后毫不掩饰的骄傲与放纵的开心,喜欢看见他熟睡后似霸王般把自己当被子拉过来盖在身上,喜欢他每早醒来有些惊慌又有些嫌弃地把自己推开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喜欢小庄口中的“师哥”。
盖聂不懂他为何要哭,一如每年的生辰之日,小庄也总是不情愿地对着一桌饭菜然后看着自己笑笑。
小庄从未跟自己说过从前的生活,不愿意透露的定会是苦涩的,有如自己吃了坏掉的果子,跟他人分享后只会让自己重新体会到苦涩。
而他也从不过问,只是在那些日子,将小庄搂紧,比任何时候都暖。
他记得小庄说过,他想成为立足于最高处的强者,夺回他所失去的,保护他所重视的。
如果他未能如愿呢?盖聂想了想,同卫庄碰了酒盏亦大灌了一口。
第二天,卫庄便发现盖聂走了,更准确的说,是逃了。
他等了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临至深夜,他才辞别师父愤然下山,握剑的手因用力过度而指节发白……

三笺 经年未见又相逢,情愫岂为隔阂阻
几年后再见时,盖聂是身为秦国第一剑客,为保护赵政而来韩,卫庄则成了流沙的一员,在朝野之中拨弄棋局。
盖聂是同李斯一路护送政,在韩国,他常看到小庄与韩非走得很近,小庄也会经常被韩非逗笑,他能看出,韩非对小庄来说很重要。
有多重要呢?他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甘,心脏好似被人抓住,力道逐渐加深。
而他不知,韩非对于卫庄来说,是情同手足的兄弟,更是卫庄一直以来坚信唯一一个有资格让他辅佐成为帝王的人,并无其他。
而他不知,明明是他自己先前未留只言片语便逃离决斗才招惹卫庄,假意与韩非亲密来往,而对他这个师哥爱答不理。
而他不知,那感觉广义为妒忌,狭义为吃醋。

四笺 硝烟四起并天下,迷雾重重心愈慌
不肖几年,赵政登基,易名嬴政,大举兼并其余六国,一统天下,而在这之前被政挟持了的韩非,亦在六国相继灭亡之中离世。
他匆忙赶回韩国旧都,却发现整个城池早己被大火烧的几乎一干二净,破败不堪。
他在周边等了几日,终是等回了卫庄,迎接他的是一顿毫无章法的拳脚相加,他没有回手,只是静静地忍受着,时不时涌上一口血,皆被他吞入腹中,二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有一个人默然忍受着另一个人的怒气。
韩非对小庄,果真如此重要么?
我也只是师哥而已么……

五笺 兜兜转转似清晰,却道不明心中情
后来在几番波折之下,盖聂明白了卫庄的真正用意。
卫庄的确想要韩国灭亡,为他的母亲报仇,但他发现了韩非,希望他是一统天下的人,韩非是卫庄看到的希望,是真正值得卫庄去辅佐的王,那时的一身怒气,怕是觉得是小庄自己害死了韩非吧。
盖聂一直想要的是天下海晏河清,这点与卫庄同道殊途,只是扶持的人不同,最终赢得人是盖聂。
自那以后,盖聂为了遂友人遗愿而带荆轲遗孤逃离秦国,一路虽被追杀,但麻烦越来越少,即便他真的是榆木,也会猜出是谁在帮他。
再然后,他没有再被追杀,而是不断地被迫和卫庄交手。
二人没有杀意,总是打成平局。
盖聂希望这最后的一战永远都不要有胜负,因为他还没有……

六笺 遗民并起破秦军,有心吐露不眠情
末了,项羽刘邦终是发动了反秦之战,盖聂与卫庄在同一阵营,但小庄似乎还在生自己的气,始终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决斗的架势。
雪女姑娘总笑他是木头,但又不说为什么。
流沙众人也是每每看到二人在一起就躲在一旁窃笑。
最终,还是赤练姑娘看不下去了,偷偷对自己说:想破解僵局的最好办法就是这个。说着,从身后拿出一坛女儿红,接着道:喝他个三五坛,保证什么事都可以化解!
而他抱着既然是赤练姑娘说的定不会有假的心态在营帐中灌醉了自己与小庄。
……
第二天,他醒来后却因为喝太多记不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却又不出意外地被卫庄踹下了床,小腹被捣上一拳,盖聂闷哼一声,没有留意到小庄走出营帐时上扬的嘴角。

七笺 一曲相思终不负,换得笑颜对月酌
刘邦自立高祖称帝建汉,盖聂卫庄二人归隐云梦鬼谷。
又是一年七夕时,盖聂与卫庄对月醉饮后,席天而睡,清风微熏,他起身在小庄的嘴唇上轻落下一个吻,心中笑道:果真,当年的许愿没有骗人……

春风绕指柔,醉酒不易愁,却道是,枕边温柔乡。






天命逆违 浮桑纵横

第一章 血色晚霞

       秋风瑟瑟寒蝉凄切,浓墨晕染大地,一抹血色覆上天空,银白色的发丝沾染了血迹,翻飞,卫庄苦笑,低头看着那把还残留着盖聂温热的血的龙泉宝剑,如妖艳火莲,他开始怀念自己的鲨齿,那把陪伴了他许久的鲨齿。他缓缓抬起头,用那样无助的眼神紧盯着面前的人。盖聂仍紧紧的握着渊虹,黑发在身后凌乱着,良久。从腹部穿过身体的剑虽沾上了卫庄大片的血,但剑身仍散发着安静的冷光,像是在哭泣。盖聂轻微颤抖着,他难以想象,食言,竟是如此轻而易举。空气中弥漫开来浓郁的血腥味,此刻,四下里寂静无声,偶尔可听到那透骨的凄风抽打树叶的声音,清脆而哀伤。悸动,卫庄的睫毛抖了抖,“总有一个要倒下”他想起当年狂放不羁的他在鬼谷说过的话,但当盖聂的剑真真切切地撕裂开身体时,卫庄才真正感觉到这句话实现时到底有有多么令人痛心,痛到窒息,卫庄向后踉跄一步,脱离了渊虹,剑背划过身体时的摩擦声尖锐刺耳,身后,便是万丈悬崖,他阖上课双目:“师哥,我……”话未说完,身子便向后倾倒而下,他任自己随清风下落,师哥,你知道么,那才是强者应该看到的天下,盖聂迅速上前欲拉住卫庄倒下的身体但却只能触到他翻飞而落的衣角,盖聂心里一紧,那是……万丈深渊“小庄!”渊虹插在地上,血仍在滴落,盖聂倏然跪地,垂首,他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盖聂与卫庄虽相生相克,但他们都知道,多年的鬼谷情谊让他们之间早已有了别样的情愫,不是那样单纯的师兄情,却是那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如此,我便可了结这荒诞的情愫了吧?那一刻,卫庄心中甚有不舍,他虽骄傲不可一世,无人替代,但对于他,卫庄唯一佩服又心甘情愿与他共谋天下的也只有盖聂一人,也只有盖聂才配的上与卫庄并肩,可惜,我此生,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卫庄看过韩国的灭亡,也亲眼看着嬴政一统六国登上王座,而持剑立于嬴政身边的天下第一护卫正是盖聂,他是亡国之徒,他是秦之护将,战,在所难免,只可惜,他终究还是输了,他想起曾有人跟他说过:一个剑客,最根本的是抛弃剑外的感情,一旦剑客面对敌人有了感情,其势不及强弩之末也,折枝之木亦可断之矣。卫庄承认他败了,败给了盖聂,败给了自己,败给了自己曾深信的,但他知道,他输得心甘情愿
       天色暗淡下来,盖聂仍在悬崖边,脚边的草已弯下了腰,俯视着大地,盖聂从未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卫庄真的会与他决一死战,此刻,他已不是天下第一护卫,也不是天下第一剑客,也不是鬼谷传人,他只是盖聂,活生生的人,没有了小庄,他的抱负也变得黯然失色,梦想虽遥不可及,但不是不可实现,只要他足够强,他曾拼尽全力追求和平,守护弱者,但是秦灭六国后,烧略城池,屠杀无辜百姓,经历了无数次的杀戮,渴望获得的天下太平就此又重回旧道,他曾武断地承诺他绝不会让纵横相杀的宿命发生在他们之间,楼兰的一战,他没有赢,却亦是输了,输掉了了卫庄。



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这个原来是在贴吧里的,因为昨晚看了九歌太激动了,想想把这个转过来了,第一次写,前十多章在铺垫,会有新人物,盖聂卫庄暂时不会在一起出现……但文章还是写聂卫的。我把名字改了,不确定到底哪个好,等所有的更完再修修,若有不适者,请提出建议,或者点击返回……谢谢合作。